i5重塑未来新制造模式

访沈阳机床董事长关锡友先生

作者:冯建平 文章来源:MM《现代制造》 点击数:239 发布时间:2016-12-05
计算机应用时代强调的是工业控制,所以工业制造科技的辉煌集中在了日本和德国。现在是信息通信技术(ICT)应用时代,幸运的是中国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所以阿里巴巴诞生在了中国。对工业史的感悟和时代的呼唤让关董甚为兴奋。沈阳机床i5的应运而生正式把中国工业升级的步伐直接拉到与世界制造强国竞争的同一起跑线上。
i5重塑未来新制造模式

计算机应用时代强调的是工业控制,所以工业制造科技的辉煌集中在了日本和德国。现在是信息通信技术(ICT)应用时代,幸运的是中国没有错过这次机会,所以阿里巴巴诞生在了中国。对工业史的感悟和时代的呼唤让关董甚为兴奋。沈阳机床i5的应运而生正式把中国工业升级的步伐直接拉到与世界制造强国竞争的同一起跑线上。所以,我们应该在中国工业普遍升级的基础上,诞生真正新的工业生产方式和新的商业模式,而这个巨大创新的主体必须且应该来自于企业。

中国制造必须有自己的idea

善于从阅读中捕捉灵感,关董总是要忙里偷闲静静地寻找知识的力量,他介绍说,“我最近在看一本书,书中总结了全人类的财富不是资本,也不是经济学的东西,真正的财富是不同的idea,我很认同。因为我们都是同行,同行之间不可能冒出另类的idea。回顾沈阳机床近年来的发展历程,当初i5系统研发时根本没有列入公司计划当中,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但i5成功了,其成功之处在于采用了自己独创的操作系统。而信息技术中最重要的就是操作系统,其应源自于一个企业特别是其领导人的思想灵魂所在,例如Windows就是比尔·盖茨的思想,iOS就是乔布斯的思想,i5os就是沈阳机床的思想,i5os就是沈阳机床的技术迭代。所以在探索新工业革命的路径上,中国制造必须有自己的idea。首先必须要明确的是,这次工业革命和改革的主体应该是企业和企业的创新。”

显然,这次是信息通信技术(ICT)开始进入工业并与之融合创新,从而引发新的工业革命,关董坚信这次新工业革命会发生在中国。尽管中国曾迷失于计算机时代,但幸庆的是赶上了信息技术时代,i5在中国制造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分工体系中将创造新的工业生态。

关董很高兴地指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之前考察沈阳机床时说过,“我在辽宁工作的时候就知道沈阳机床只是个做机床的工厂,现在终于看见你们是做创新的企业了。第二,机电产品买卖已经没有前途,你们已经走在新经济的前头。第三,在这个工业转型期,你们有很大的困难,现在应该自己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对沈阳机床最中肯的评价了。

关董坦言道,沈阳机床现在处于重要的转型期,如果没有i5的诞生,就没有未来。本质上,这次世界工业革命就是‘母机’革命。比如,过去蒸汽机的诞生,出现了日不落的英国,之后汽油发动机诞生在德国,而美国是计算机,那中国呢?强在哪里?显然需要我们创新型企业的深思和探索。

企业是推动制造模式变革的主体

纵观中国国有工业企业的发展历程,简要地按企业体制特性划分,大致可分为两大阶段,1992年之前都是工厂制,那时候是计划经济,企业都是政府的工厂;1992年之后,国内全面启动市场经济改革,新的会计制度实施,真正的公司制出现。关董把这个阶段的公司使命定义为做买卖,也叫business,这必须要配置销售、营销等诸多与市场对接的环节。这个时候从工厂制转变到公司制压力很大,这本身就是第一个大包袱;而第二个包袱是拨款改贷款,企业不仅要还本还得还息;第三个包袱是进口机床免税,这直接对企业形成强烈的市场竞争压力。对于国企而言,等于背上了三座大山。在工厂制时听政府的即可,要素配置相对简单;而公司制时一切要以客户为中心,唯有抓市场需求与企业创新的对接才是发展之道,唯有创新才能顶起企业新工业革命的重任。”

那么处于创新发展阶段时,企业创新到底需要如何配置资源要素方可驾驭市场?关董分析提出了企业创新的几大要素。

第一,消费者和市场的需求是创新的动力和源泉,企业必须去发现商机,用新的方式方法满足客户,创新者要打造自己的独特竞争优势而不是百分之百的满足。

第二,企业家是创新的核心。企业家即冒险家,要和别人走不同的道路,例如苹果公司的乔布斯。

第三,必须要进行高效的资源重组。其实目前整个东北企业还属于工厂制。虽然叫做公司,但从企业结构来看完全处于大而全的工厂制。去了苹果公司后关董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苹果并不是纯技术创新公司,除了iOS系统是他的,其他应用都是别人的,做的完全是商业。而现在我们国企的资源重组非常困难,资产还属于政府管制,需要国资委层层审批。

第四,催生新的需求才是创新的本质。大家都认为生产过剩了,但关董一直不这么认为。如果把财富进行人均分配,我们国家还是排在世界最后。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各层次的需求不同,不需要的就不要了,需要的却买不起,而真正的创新者必须要诞生新的商业模式,使得买不起的人能够买得起,从而满足新的需求。

第五,催生新的分工是创新行为的核心,企业创新需要在产业链的分工体系中立足并获得竞争优势,才是推动创新体系逐浪升级的根基,由此推动工业革命的进程和步伐。

关董举例说,1950年时,沈阳机床的CA6140被列为机械教材。但是由于我们对自己的技术不自信,一直是迷信别人,特别是我们真正迷失了那个追赶先进的计算机时代。所以,现在英国人已经开始意识到了这次是信息时代的到来,现在你到伯明翰考察参观,其老厂房里都在搞信息技术。显然,这次是信息通信技术(ICT)开始进入工业并与之融合创新,从而引发新的工业革命,我相信这次新工业革命会发生在中国。尽管我们迷失了计算机时代,但是幸庆的是,我们赶上了信息时代,i5在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分工体系中将创造新的工业生态。

ICT时代催生新的商业模式

对工业变革的认识,关董的话语更是汩汩而出,首先要理解两项重要的认识:第一,信息技术进入工业过程会引发一场革命,生产方式会发生变化,物联网时代真实地走来了;第二,还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分享经济。

确如关董所言,因分享经济而新诞生的uber、滴滴等知名公司已经使司机拥有了多重身份,这是当代信息技术应用的典型案例。德国人率先推出人和设备连接的理念,奔驰打出旗号说不再是汽车制造商而是出行方案解决商,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买车。宝马随即推出“drive now”。想必德国人都是奔着商业模式去的,这就必须要求汽车是时时连接互联网的。车去了哪?有没有油?坏没坏?服务谁来做?这都会产生一系列的新的结算方式。

在PC时代,可以说是Windows一统天下。移动互联时代,则是iOS的天下。而物联网的出现,就得有新的操作系统,还得有物,有连接,以及数据的云端。物联网时代侧重的是信息通信技术的应用。关总特别强调,在这里不再是分裂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准确的讲应是信息通讯技术(ICT),是一个组合词。因为ICT进入工业工程会十分复杂,必须有新的技术出现,解决人和机器,人和过程的连接问题。

那么未来工业革命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创新的模式——从买卖到服务,美国人叫Machine as a Service,服务即是产品。由于信息越来越透明化,过去那种基于买卖机电产品的模式已经不灵了,赢利点不复存在,所以服务才是新模式变革的关键,服务才能成就未来。关董很有感触地指出,即时服务的功能是镶嵌在技术底层的,机器要时时连接互联网,沈阳机床的i5是用当代通信技术开发出来的,是生态又是服务,所以天然就具有互联网的性质。如果机器在北京坏了,小毛病自己就可以维修。如果都像现在数控系统的维修手册跟天书一样厚,查看电气手册、机电手册、应用手册等等是令人目不暇接的。但是i5根本不需要,可直接实现远程服务,后台实现远程通信。随着用户的使用,就可以随时了解用户的工作情况,等要迭代再次开发的时候,一定会针对用户的需求来开发。沈阳机床的设计人员不再是闭门造车,而是彻底地走到客户身边,与客户一起来开发。

毋庸讳言,任何一个企业是不可能做好产业链的全部,关董指出,我们要做的是从原材料加工成零件的过程,寻求自己的价值链定位。但是很多工业企业都是从铸造开始做起,各个环节都自己做。而新的信息技术进入工业体系时首先会催生这个体系发生变化,工业会出现分布式的变化,我不支持大而全的生产方式;此外,这个体系还会出现分级式的结构,每个工序间就可以进行结算,i5真正厉害的地方是,交易可以按照数据量来结算。例如,原来通信是按每条短信多少钱来收费,现在则是按流量计费,这是新的计价标准。

关董指出,当然最重要的是工业变革开始出现了新的分工。在app store里,有无数的开发者和用户,我们的isesol就是工业领域中的store,是要面向工业领域的开发者。在isesol里,人会出现多种角色,一旦实现底层的全面开放和平台的透明化,这样的制造生态就会使社会总成本大大降低。

种种迹象表明,在这场新工业变革中,单纯机器买卖的时代已经过时了。由于信息高度透明,需求驱动社会进步,而企业数字化和信息化的目的不是要自己透明化,而是开发一个透明工具给用户,使用户驱动企业的发展。所谓的两化融合——信息化和工业化结合,如果只是要用信息化去改造传统产业,去催生ERP、MES等等的应用,实际上是做不成生态体系的。两化的深度融合就应该直指装备的智能化,让物联网构筑新的制造业生态体系,这才是新工业革命的未来。

关董最后指出,要像苹果iOS一样重塑工业生态体系,才是物联网时代工业变革的核心,简而言之,重要的就是两点,把软件和硬件都做好,软件就是平台。预计明年年底,我们的i5会对应用者开放平台,期待我们的工业生态体系不断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