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智能同行 话机床行业未来

——2017机床行业发展趋势座谈会侧记

作者:何发 文章来源:MM《现代制造》 点击数:685 发布时间:2017-05-16
在中国机床行业市场需求明显变暖或趋暖但也存在不确定性影响的时刻,也正值CIMT2017盛大开幕之际,从事机床行业工作十几年几十年的老朋友欢聚一堂共话行业未来,显然有着特殊的意义。
与智能同行  话机床行业未来

智能生态 机床的未来

目前,在机床行业已经看得见有政府与企业开始共同打造智能生态圈,这其实也是一个需求。按MM《现代制造》总编冯建平先生的说法,中国制造往后经过20年的发展,可能要慢慢脱离从大城市向中小城市,甚至到小镇上去发展,这些地方可能是未来承载中国制造业一个新的依托。

2016年,沈阳机床与某园区的合作,就体现了这样一个宗旨,跳出传统制造模式的窠臼,通过中国领先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和工业服务商的创新合作,并用互联网思维开辟基于智能设备终端的工业互联,推动区域产业升级,探索“中国智造”新路径,产业创新生态系统呼之欲出。

机床行业发展趋势座谈会现场

自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经济及工业层面都陷入了迷茫的时期,但资本家和产业家在选准并寻找未来前景产业的认识上可能不是很迷茫,这是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市场中心总经理马少妍女士的独自观察,她表示,所有的危机在她看来:工业危机才是最大的危机。一是原材料定价权没有掌握在我们手里;二是市场的定价权也不是由整个联盟制定的,而是由用户说了算,市场说了算。这两个要素掺杂在一起,作为产业层面的人要做好大事是非常难的,这是从我们行业自身发展的角度考虑。马总补充道,还有一个正在悄然发生的重要变化,这个变化正是来源于“00”后这些新新人类,他们的整个思想意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如果再用一种传统的方式方法和眼光看待他们,是不切实际的。怎么能让年轻人留在制造行业?如果我们没有关注到整个社会的变化,我们的机床行业是做不好的。

正是对行业的远观和世界工业史的深刻洞察,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关锡友先生用心布局并创造性地推出了以i5智能机床为代表的智能升级之路。在关董看来,整个智能制造所体现的并不是单纯的技术,智能制造要改变的最核心根本是从商业出发,创造更多的价值。除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等之外,应该立足长远针对新新人类的需求,诞生全新的社会分工方式或许是新工业经济的新模式。

瞄准市场 走专注与本土化之路

机床号称工业母机,是典型的专精特尖发展的行业。过去粗放式批量化生产已经无法生存。必须立足细分市场,在专长上做到极致,并更好地本土化者才能运筹未来。

GF加工方案正是专注模具加工的典型机床企业代表,从行业大类来分,70%是做模具,30%是高附加值。GF加工方案中国区总裁陈以祥先生表示,中国是GF加工方案唯一在本土市场有机床制造厂的一个海外市场。产品研发与市场策略要紧密跟踪细分行业和客户需求而不是过去那种狭隘的工程思维。过去,设备是提高单机自动化能力,现在发展到线性机器人,并要跟测量系统、ERP生产管理计划和设计对接,这个升级过程是无止境的。鉴于我们的优势就是做高精模具,今后的几年会有更大幅度的工艺提升,比如与3D打印的紧密结合。特别是客户的需求是多样的,软件永远不会是标准的软件,所以说智能制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不可能有一家机床公司能够提供完整全面的解决方案,未来的态势就是各自干好各自的强项。

来自孚尔默(太仓)机械有限公司大中华区总经理杨晓虎先生表示,作为一家有一百多年历史传统的家族企业,始终就做一件事,那就是把自己的磨刀做好。我们是小企业,我们最终要赚钱,也必须从为这个行业服务来赚钱,应该把我们自己做踏实做好了,才是我们真正应该能做的事情。我们在这一百多年没有做别的事情,我们就是一个磨刀的人,我们希望如果客户涉及到磨刀,一定想到我们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就足够了。

专注其实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对技术的专注研发,另一是对市场的专注定位。只有两条腿走路,才能立足壮大。

GF加工方案陈总分析指出,从机床消费角度看,为什么前两年一直低迷,而GF加工方案保持了增长,因为秉持了对机加工周期趋势和行业特征的价值判断,当汽车卖得不好的时候,一定要开发新产品。而当新能源汽车、3C不断升级起来后,加工精度、劳动力缺乏和成本压力等自然会拉动对高端模具加工设备的新需求。

沈阳机床马总也表示,从整个机床市场来看,我们还是要跟着产业发展走,特别是2016年中国3C消费电子出货量已经超越火爆的汽车行业,而且汽车制造业在新能源车上的突飞猛进同样是我们机床市场持续关注的重点方向。很显然中国已然成为世界第一消费市场,消费拉动将越来越大。

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数字化工厂集团运动控制部机床数控系统总经理许政顺先生对这波市场回暖也感同身受,他表示,机床消费已经不像过去完全是习惯性的,效率效果的不同应用将成为主导,必须足够重视。机床要转型从低端到高端,内在的潜在价值也主要体现在应用性上。而要取得长期发展,本地化研发是大方向。再从销售角度来讲,价值营销是关键。要加强对行业发展拉动方向的引导是很重要的,这其中如果缺少规则的界定和导引是危险的,单纯的价格竞争是无法把产业升级实施下去的。这就要求行业发展的技术标准必须坚持正确的导向,否则就不可能形成高质量的发展和良性循环,即使有很多好的想法,也都没办法落地。

宁夏巨能机器人系统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志博先生一直对机床行业情有独钟,从选择机器加工自动化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表示,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自动化,在机器加工自动化方面,更应该专注于每个领域做精、做专,是所有做自动化厂家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只有在某一个领域深耕,才能带动整个自动化领域向好的方向发展。另外,从现在趋势来看,发展阶段是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无人化逐步推进的,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必须按照这样的步骤去规划。首先把自动化做好,为未来真正实现智能化做一些铺垫,要想最终实现智能化,如果最底层的问题不解决,上层都是在云端,是不能落地的。所以必须把现有工作做扎实,才可能诞生真正的智能化和无人化。

威腾斯坦(杭州)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海雷先生表示,威腾斯坦在德国也是工业4.0的创始核心成员,是关键部件的制造商,应用领域比较广泛,因此有可能也有优势能够平衡或者消除一些个别行业的波动,但中国整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大趋势对企业的影响是直接的。所以要开创新行业特别是现在发展比较快的行业,如自动化、机器人和激光切割等,抓住正在蓬勃发展的热点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现在的中国制造正从原来的中低端朝中高端升级。

ffg欧美集团中国区总经理丁志宏先生喜欢用积极思维看待当前的产能过剩,他指出,MAG主要是做智能车间和智能生产线的高端品牌,在低端产能过剩,需要各家都升级的形势下,做好差异化销售策略是很重要的。我们的机床需要自带诊断系统以智能诊断所有机床亚健康显得非常必要,通过智能化预测小故障让用户免去后顾之忧,是非常契合中国市场的客户需求的。只有真正帮助客户降低成本,产能更柔性,客户才觉得有未来。

雄克精密机械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杜尚俭博士谈论到第一季度行业增长情况时表示,鉴于汽车从2016年第四季度的增长,以及汽车排放国Ⅲ国Ⅳ国Ⅴ的不断升级,所有以汽车零部件加工为代表的机床相关设备与管理亦在不断提升,这是形势所迫也是市场需求所致,因为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粗放式发展的老路。

振兴机床就是振兴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的振兴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振兴制造业尤其是装备制造业的问题,制造业的苦闷也只有身在其中才有深刻感受。中国经济发展中脱实向虚既是现象也是根源。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副院长石勇先生(中)正在讲话

一直从事装备制造业研究的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副院长石勇先生对制造业的理解颇为深刻。他分析指出,今年中国经济第一季度确实出现了爆发式增长,谁都没有想到。原因到底是什么?从经济发展拉动上看,投资拉动是在2014~2015年启动的基础设施投资,但投资边际效应在减少,投了那么多钱,拉动不起来经济。还有就是出口也拉动不了,另外就是消费了。也有人说是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还有一个就是2016年中央12月份经济工作会要大力推进实体经济,解决2016年脱实向虚的问题。CCTV2财经频道也找了很多企业家做实体经济代言,今年整个宣传口径都是要大力推进实体经济。所以,我们的资金和国家的政策可能都会向实体经济倾斜,这也是一个增长的因素。那么这些因素是不是造成了爆发式增长呢?从各位老总讲话的启发看,就是消费拉动。消费分为商业消费和工业品消费。像2016年我们整个机械工业增长达到7%,其中大部分的消费拉动是商业消费,是汽车。在与工信部领导交流过程中,他们谈到工业品消费已经到了极致,中国不可能再有大的增长。空间增量已经没有了,但是存量以旧换新,更新换代,以高附加值的产品替代低附加值产品,将是未来我们制造业经济增长的一个根本动力。

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工程机械几年来一直低迷,没想到2016年底到今年一下子就好起来了,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工程机械行业几乎都是高达20%~30%的增长,企业春节期间几乎没有休息,全年订单饱满,究其原因是上一轮四万亿元投资在2010~2011年时采购的工程机械产品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本以为工程机械会在2018年才有增长,没想到在国家政策的刺激下,包括振兴实体经济,更新换代的时间已经提前到来。石院长非常赞同MAG集团丁总的意见,那就是经济增长是一种高附加值产品对低附加值产品的替代。

自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未来经济肯定是波动式增长,波动中会出现下行,有一个下行曲线,只是围绕这个曲线出现波动,但石院长提醒大家要保持高度警惕。中国经济肯定是要保持在6.5%~8%的波动区间,2020年要实现小康目标,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很难实现这个目标的。所以石院长认为,高端取代低端产品是必然的结果,他祝愿与会企业能够在中国振兴实体经济这轮转型升级大潮中得到大力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