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承匠心 为精密而生

访托纳斯大中华区总经理单锡林先生

作者:何发 文章来源:MM《现代制造》 点击数:1319 发布时间:2019-03-29
机床虽为工作母机,但小而精、小而美乃是正道,特别是减少占地面积和保证高精度、高效率的机床成为市场热点。托纳斯诞生于1880年,但一直致力于引领移动式主轴箱车床(Swiss type)技术的发展,并与时俱进参与工业4.0以及大数据时代的创新,开发出TISIS系统。
秉承匠心 为精密而生

托纳斯大中华区总经理单锡林先生

机床行业一直是中国制造业竞争最激烈也是最需掌握关键核心技术的领域,中国机床业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虽然有了一定的进步,但作为工作母机和基础装备,到底走什么样的发展路线,仍然为业界所困惑。不过纵观全球高端机床制造企业的发展历程,“专、精、特、新”无疑是正确的发展道路。瑞士机床向来以小巧、高端、精密的品质著称,拥有139年历史的瑞士托纳斯作为瑞士型车床技术的创造者和一直以来的引领者,更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对托纳斯(Tornos)大中华区总经理单锡林先生的采访,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新的认知,真正体会有志于全球化竞争的机床企业如何立足本土逐步打开市场。

卓越运营 成就非凡

机床虽为工作母机,但小而精、小而美乃是正道,特别是减少占地面积和保证高精度、高效率的机床成为市场热点。托纳斯诞生于1880年,但一直致力于引领移动式主轴箱车床(Swiss type)技术的发展,并与时俱进参与工业4.0以及大数据时代的创新,开发出TISIS系统。公司目前主要产品为两大类,一类是传统的CNC移动式主轴箱自动车床,俗称单轴走心机,是真正智能制造意义上的自动车床,其加工能力和技术至今还是市场上独一无二的。这类设备,确保了汽车、电子、医疗、手表和其他精密微小零件的高效率加工。另一大类产品,是托纳斯1959年就独创的多主轴/多工位自动车床,可以实现六工位/八工位的自动加工。1992年起,托纳斯率先实现了全数控驱动。至今,全数控多工位/多主轴的精密自动机床,已经发展到了第三代,除了具备14根以上的直线数控轴,还采用了高压油的静压主轴轴承,使得主轴恒久耐用,可以实现最高2 μm的加工精度,更是弥补了单主轴自动机床与传统复杂结构多主轴自动车床之间的产品空白。第三代智能化的机床,瞄准的是客户操作复杂性的痛点,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由于定位准确,以客户为中心,受到广大客户的广泛好评。近年来,Tornos又发展了精密小加工中心,用于复杂零件的高精度加工,并为所有产品提供配套的软件及服务支持和交钥匙工程。其独一无二的精密加工解决方案在全球不足700人的团队手中,赢得了小众细分市场的优势地位。

对于机床行业发展之道,单锡林先生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市场开拓能力,可以从历史发展的视角来制定企业目标和发展战略,带领公司快速有效地突破。在全球市场履职多家跨国机床企业的单锡林先生在接手托纳斯中国业务后,精心调整中国战略布局、领域规划、市场推进和品牌形象等系统管理方略,以有效的市场细分深耕汽车零部件、微机械、电子、医疗和牙科等领域,较之初期实现市场销售翻几倍的佳绩,并为未来进一步发展打开了空间。

2018年托纳斯中国业绩实现大幅度的增长,但也呈现出前高后低的势头。对于2019年的年度目标,单锡林先生依然信心满满,认为市场上会有越来越多的客户会逐步认识到,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他们会采购一流的设备,与同行竞争。所以,Tornos的市场份额一定会有较大的增长。客户需要技术上转型升级,设备上追求更高的劳动生产率和自动化、智能化。这些追求,恰恰都是托纳斯的未来机会。

当然市场的痛点已经不是用不用先进技术和高端设备,而是如何让客户买得起,更要用得好!要让客户有满意的技术培训和服务体验。为此,托纳斯除了在西安工厂积极推出更接地气的新品,2018年11月,托纳斯外高桥保税区的新客户服务中心正式启用,内设培训中心、展厅、测量室以及零备件仓库,从而为销售增长和客户培训准备了更强大的服务平台,保证了客户从参观样机、体验试切、预验收,到高级培训的基本条件。单锡林先生表示,外高桥的备件仓库可以充分利用上海自贸区和保税区的政策优势,快速响应市场近距离服务客户,大幅缩短交货期和售后服务周期。

对托纳斯而言,中国市场无疑是最大潜力的宝地,比较欧洲市场经过百年工业化进程的成熟饱和,托纳斯在中国发展也只是个后来者,真正进入中国还是2010年后。单锡林先生充满信心地表示:“尽管托纳斯在中国发力晚,但成长空间大。我们将迎合市场发展趋势,将高端功能下沉,面向中国制造转型升级培育高端客户。”

目前,在中国市场上,托纳斯纵切单轴机占主要份额,多轴机还处在初级应用水平,而在欧洲及德国市场已销售上百台,中国销售量连一半都不到。可实际上,中国机床消费额整体上是德国的3倍之多,而与此同时,中国能源消耗比日本、德国等先进工业国家高4~5倍,同时中国人工成本不断抬高等要素,都将逼迫中国的客户,必须跟住国际上一流企业的发展潮流,比拼生产效率和成本,这就是未来高端机床消费的巨大增长空间。单锡林先生深刻分析后指出,国际竞争力比的是单位时间的能耗和生产率。作为一个生产大国,与其他制造强国比,中国制造的机床目前差距较大,无论是使用功能还是加工精度和效率,都显得有些大而不强。中国制造向高端进军是必然的,后面的印度制造和越南制造正奋起直追。“中国制造2025”战略要实现如期目标,必须理性思考未来。

匠心品质 非一日之功

中国作为汽车生产第一大国,大规模工业化生产为批量化制造上百万乃至千万级的零件加工带来巨大机会,也为托纳斯占领市场份额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市场带来红利。为此,单锡林先生带领中国团队不遗余力地为客户提供精细服务,包括对设备的消化吸收、工艺条件参数调整、加工软件编程技巧培训和高级技工培养。

不可否认,做机加工的行业人才不同于互联网人才,不仅工程师人才队伍少,年轻人也缺乏做工程师的理想。但制造领域,工匠精神是最宝贵的财富,机械行业毕竟还属于传统行业,航天军工无论如何都离不开,工匠精神不能完全用互联网行业的标准来衡量,这是山一样存在的行业,不坚持匠心精神是做不好机加工的,靠互联网共享不能解决本质问题。对此,单锡林先生理性地分析指出,唯有持之以恒地创新、试错,靠拿来主义、机器换人和单纯自动化是不可能做成制造强国的,就算再过一百年也需要这种工匠,制造业必须大力弘扬工匠精神。

匠心精神必须是一干到白头的技能传承,价值导向不同必然带来不同的社会效应。在中国,很少有企业领导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培养工匠,宁可花钱买设备来干活,只可惜,一旦换零件加工,就又无人会用机器了,很多机器进入闲置状态,加上培训老师走了,机床效率根本得不到高效地发挥。机床要实现独立自主的创新能力,不深入机加工一线是不能体会的。机床操作者必须是专业人士。面临着全球开放的全面竞争,如果连基础制造还没有搞好,又怎么能去做智能制造?

面对中国机床发展的困境,单锡林先生指出,在制造过程,让机器干活就不需要工匠了吗?面对不同的材料,使用不同的刀具、不同的零件的加工,需要探索最佳的参数组合,还是需要人的反复摸索和经验总结,全自动化和智能制造同样需要更高技能的人。中国机床业必须要对培养自己的匠工树立信心,充分学习世界先进科技与文化,要实事求是地做好研发和市场调研,实现机床产品的功能精密和操作简单,学会把瑞士、德国、日本人的“方脑袋”与中国人的“圆脑袋”结合起来,造出世界一流的精品机床。

一百多年来,托纳斯始终将发展重点聚焦于小微零部件的精密加工与智能化方面,这样的专注为企业的持续发展带来动力,客观地说,专注对企业有利有弊,弊的是走不了快步,利的是能做好精品制造,慢工出细活。单锡林先生喻言,这如同下围棋一样,要成为世界级高手,必须有静如石佛打坐的心态。

当然,机床企业要实现精品战略,需要有多年的成本投入,深入调研市场,走访客户,分析对手产品优劣,包括成本价值分析、使用维护便捷性、人机界面和编程简易性等。只有通过详实的数据分析,明确做成什么机器才能获得优势,同时要把复杂的机器加工变成简单化、人性化的操作。这其中,复杂功能和复杂编程都需要高技能人员的经验,经过10年以上的成败经验沉淀,不断地试错,才能培养出大国工匠,说是用黄金堆出来的也不过分。单锡林先生表示,作为机床制造商,要在市场上取胜,必须关注、理解并解决客户的痛点,托纳斯擅长的就是把复杂多轴车做成简单加工,从而赢得市场,托纳斯已经覆盖70%~80%的汽车零部件加工市场,就是因为托纳斯的机床操作简单、维保容易、质量稳定。

唯全球视野 方可驾驭未来

中国曾用举国体制成功完成“两弹一星”,这其中与尊重高端人才密不可分。我们的机床业同样需要世界级的眼光,需要在世界一流企业干过的高级管理及技术人才,熟谙机床工艺、原理及战略之道,正确地领导企业管理、研发和市场开拓工作,方可进入良性循环发展。因为客户需求不断变化,机加工节拍、成本、竞争力,以及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如果企业家不是来自于技术专家和市场专家的出身,单纯MBA出来的领导者是很难管理好机床企业的。

领导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对领导人的要求同样是至关重要的。单锡林先生表示,托纳斯管理高层每每参加机床大展,都要接受客户访谈交流,平时更是每到一地,都要深入一线,从头到尾与客户打交道,详细座谈客户需求与痛点,做好访问记录,形成市场报告,再通过数据分析,洞察市场未来。我们的市场体系是完备的,因为我们秉持客户至上的理念。如果管理、市场、客户理念不一致,就形成不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中国机床业落后的深层次原因,不是因为中国没钱,而是要把钱和资源用在刀刃上。一个企业领导者如果无任期、无指标、无制衡,其未来发展可想而知。中国每年进口大量机床,转型升级的市场红利大多为外企分享了,而最终改变中国高端机床格局者寥寥无几。中国制造业实体地位的脆弱性与房地产泡沫经济成为鲜明的反差,过去单纯追求GDP的中国经济“虚胖”症务必要切实改进,如果还是高端制造业落后,依然会处在被动的位置。

因此,面对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机遇,托纳斯的台中工厂和西安工厂开始从高端向中低端延伸,以适应中国市场特点,公司已制定清晰的亚洲战略,主打中国市场,不断推出新品。在汽车零部件领域,有多轴数控车床,起步加工量可从年产几万件到上百万件;在半导体和手机等电子领域,接插件和电子探针等产品加工比起日本加工技术更加高效和高精度;在医疗器械领域,骨针、骨钉、种植牙螺丝钉和植入体角度基台的加工能力可充分满足人口老龄化植入牙的制造需求;精密加工领域,最小加工直径仅0.1~4 mm。在车床上,实现车铣复合加工一次完成,甚至齿轮轴类的零件加工也易如反掌。

如今托纳斯在国内已有几千台设备在使用,很多机器使用超过四十年,客户还依然当主力设备在使用。托纳斯差异化竞争的优势使得客户在聚焦直径1~38 mm的工件加工时有更多的选择性。未来的托纳斯公司将继续执行国际化、产品竞争差异化、服务本土化的可持续性发展战略。

CIMT 2019即将开幕,据悉,托纳斯将展示4台机床,包括一台多轴机Multiswiss 6x16、两台瑞士原装单轴机Evodeco16、Swissnano 7和一台西安工厂新品Swiss DT 26 S机型。为配合国内汽车、电子、医疗和精密等行业的加工需求,托纳斯将以高端制造与高效智能主打生产效率,传承百年制造企业的匠心精神,彰显品牌价值。